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www.jnhss.com

  一個溫暖的夏季午後,年方二十一歲的楊野獨自來到補習班的報名處,想要補習考大學,自從父母意外去世之後,楊野獨自繼承了十多億的龐大家產,但他生性低調,從來不會亂花錢,既不花天酒地也從不沾賭,所以他的錢幾輩子也花不完,唯一嗜好便是喜好女色,對女人的味口極大,但又不喜歡尋花問柳,只喜歡四處尋找獵物,享受捕獲的快感,可是他天賦異稟,肉棒異常的粗大,幾乎是正常男人的兩倍大,只要被他上過的女人,隔天一定下不了床,有些甚至要再醫院休養好幾天,所交的女朋友上過床後全都避不見面,使得他的心理開始變化,憎恨女人,為此,他甚至遠赴日本學習各式性虐技巧,準備報復在女人的身上

  來到補習班上課只為了打發無聊的日子,順便看看有沒有好獵物,但是令他大失所望,班上盡是一些庸脂俗粉,正覺得無聊的時候,上課的鐘聲響起,不一會只聞到一陣淡淡的香味,接著傳來高跟鞋的腳步聲,令他精神一振。

  只見從門口走進了一位身穿黑色洋裝,年約二十七、八歲,氣質出眾的美女,仔細看她身材高挑,皮膚白晢嬌嫩,頭髮烏黑亮麗略帶一點捲曲,臉上充滿著一種知性美,五官更是無可挑剔的完美,身材曲線玲瓏有致,纖細的小蠻腰,筆直修長的小腿,以及那完美的臀形,縱然穿著寬大的百摺裙也掩蓋不住那豐滿的臀線。

  不僅楊野看得如癡如醉,班上所有男生也都看傻了眼,只見她翩然的走上講臺,也許是習慣了接受男人貪婪的眼光,所以在全班男生的注目之下,依然儀態萬千,氣質典雅,只見她拿起了麥克風開口道∶“各位同學大家好!歡迎大家加入本補習班,我叫傅菊鍈,是本班的導師以及英文老師……。”

  楊野根本沒聽進去,從傅菊鍈進到教室之後他的目光就沒有片刻離開她的身上,一直到了下課鐘響起也渾然不知,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,心目中滿滿的盡是傅菊鍈的倩影……

  不知過了多久才回過神來,暗自責駡自己,白活了這麼多年,今日總算遇見了心目中最完美的女人。嘴裡不禁喃喃自語∶“我要得到她,我一定要得到她,傅菊鍈,傅菊鍈……不計一切代價……不計一切代價。”

  下定決心之後立刻打電話給常與自己公司有生意往來的征信社,請他們調查女教師傅菊鍈的一切資料,自己依然正常的上下課,運用一些小手段藉由同學讓傅菊鍈知道自己的家世背景,知道自己很有錢,但是父母雙亡,一個人孤單生活,果不其然引起了溫柔宛約、善解人意的傅菊鍈給予關懷與同情 ; 另一方面則耐心的等待征信社的消息。

  不到十天的時間,就收到征信社的報告∶“傅菊鍈∼年齡二十八,某某大學外文系畢業,已婚,育有一女,三歲,是虔誠的天主教教徒,丈夫任職于某某科技公司之電腦工程師……。”所有钜細糜遺均詳細的掌握在手中,未來的幾天楊野詳細的計畫著,如何奪人妻子的陰謀……

  首先,派出自己公司得力的下屬設法混進她丈夫的公司,跟她丈夫結成好友,帶著他尋花問柳,吃喝嫖賭,儘量讓她丈夫在外欠下巨額的賭債,再勾結討債集團上門討債……不到兩個月的時間,果然漸漸的產生效果,課堂上經常看到傅菊鍈眉頭深鎖,一個人在發呆,楊野見時機逐漸成熟,便利用下課之後學生散去時,關懷的上前詢問∶“老師!老師!”

  楊野叫了兩聲,傅菊鍈才回過神來∶“啊!是你啊!楊野,有事嗎?”

  “是老師您有事才對,看你這幾天無精打采的,是否有事發生,能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嗎?”楊野故作關心。

  傅菊鍈勉強微笑道∶“老師沒事,你不用擔心,下課了早點回去。”

  “喔!沒事就好,老師再見。”楊野故作無事的離開。

  “再見。”傅菊鍈望著楊野離去的背影突然腦海中靈光一閃,心道∶“啊!也許……他幫得上忙。”

  隔天,傅菊鍈先撥了通電話給楊野,想到家中訪問,問他是否方便,楊野大喜若望,立刻答應,心想魚兒就要上鉤了。

  傅菊鍈準時到達楊野所居住的豪宅,倆人先是閒話家常,後來漸漸進入主題,將自己家中幾個月來發生的事明明白白的說給楊野聽,包括自己丈夫的墮落,連放高利貸的都每天上門要錢,楊野傾聽著並不時加以附和,要讓傅菊鍈覺得自己所托非人,最後傅菊鍈很不好意思的開口向她調借三百萬。

  楊野沉吟一會兒。開口道∶“三百萬不是什麼大數目,借給老師當然沒問題,但是老師你將來有能力可以償還嗎?如果還不了,總不能師丈欠的債要我去承擔吧!。”

  傅菊鍈一時語塞“這……”

  過了一下,傅菊鍈柔聲道∶“楊野你就幫幫老師吧!老師真的走投無路了才會來向你開口。”

  楊野聽完之後說∶“我倒有個主意,可以順利解決老師的問題,不知老師您是否願意答應?”

  傅菊鍈連忙問道∶“你有什麼主意可以幫老師解決問題,楊野你快說。”

  楊野喝了口茶; 慢條斯理的把他是如何的仰慕老師 ,喜歡老師,思念老師的心情全部詳細的對傅菊鍈傾訴,傅菊鍈越聽越驚訝,一雙大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,表情也越來越凝重,越來越氣憤,最後楊野開出了條件∶“只要老師您答應我,陪我三天三夜,也就是七十二小時,滿足我的心願,我立刻拿出三百萬給你,決不食言……”

  “住嘴!”傅菊鍈生氣的打斷了楊野的話。並且站了起來以教訓的口吻說∶“你小小年紀怎麼能提出這種要求,我是你的老師,你是我的學生,怎麼能夠做出這種不倫的事情,更何況我是已婚的人,你不幫忙就算了,為什麼要這樣羞辱我,我走了,再見!”說完立刻拿起手提包朝門口走出去……

  楊野也不生氣,淡淡的說∶“條件我已經開出來了,我不會勉強老師,請老師好好考慮。”

  傅菊鍈冷冷的丟下一句∶“不可能的,你別作夢!”頭也不回的快步離去。

  楊野立刻撥電話給高利貸,要他們施加更大的壓力,逼迫傅菊鍈,不惜去騷擾她的父母,甚至用她女兒來威脅她,好讓傅菊鍈再次來求助,乖乖就範。接下來的日子楊野不再去上課,每一分鐘都用在計畫,他得到一個結論,凡是美女都有強烈的自尊心與自傲,再加上傅菊鍈從小家教森嚴,受過高等教育,所以俱備了高人一等的理性,自尊心與理性好像兩件衣服緊緊的裹縛著傅菊鍈,保護著那誘人的嬌軀,所以要得到傅菊鍈的肉體,必須先撥掉這兩層衣服……

  楊野每天焦躁的在家等著,總算等到了電話,原來傅菊鍈經過給天冷靜的思考,內心掙扎了好久,加上高利貸不停的騷擾家人,甚至放話要對女兒不利之下,她終於屈服了,決定犧牲自己來換取家人的平安,楊野掛斷電話之後內心雀躍不已,心臟跳得很快,久久無法平復,心想∶夢想總算成真了。

  楊野不安的來回跺著步,每一分鐘都仿佛一年般的難熬,早早就打發掉家中所有的傭人,一個人獨自等待著心目中的女神∼美女教師傅菊鍈。

  終於門鈴響起,心慌意亂的跑去開門,門一開,門口所站的正是自己魂縈夢系的女人,他急忙牽起刻意打扮過,盛裝來到臉上帶著羞澀的傅菊鍈的手拉著她進來,想不到傅菊鍈把手用力一甩,楊野呆了一呆∶“怎麼了?”

  只見傅菊鍈心如死灰帶著平靜的語氣說∶“我答應你的條件,這三天隨便你,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,否則一切免談。”

  

  “什麼條件?”楊野吞了一口口水,此時別說一個條件,就算傅菊鍈提出一百個條件,楊野也會答應。

  傅菊鍈開口說道∶“三天過後,你我之間便沒有任何瓜葛,我永遠不想再看見你,就算路上碰到也要裝作不認識。”楊野一聽自然滿口應允。

  

  傅菊鍈被楊野帶進了臥室,拿出來一條浴巾給她,吩咐她去沖個澡,一聽到水聲立刻趁機打開隱藏在臥室中四台精密的攝影機,將鏡頭對準床上的每個角落,再將繩索、手銬預先藏好,接著坐在沙發上,靜候美人出浴。

  過了大約十多分鐘,傅菊鍈全身只裹著一條浴巾,雙手緊抱胸前,低著頭走到楊野面前等候他的吩咐,楊野站起來用食指輕托著傅菊鍈的下巴,一張閉起雙眼羞紅的俏臉出現在眼前。

  楊野仔細的欣賞著羞紅臉上每一個部位,這時楊野將傅菊鍈的雙手從胸前放了下來,方便欣賞傅菊鍈雪白的乳溝,突然楊野將浴巾扯了下來。

  傅菊鍈一聲驚呼∶“啊……”完美誘人的身體赤裸的呈現在楊野的面前……

  傅菊鍈在也忍不住掉下淚來,她從未想過會有丈夫以外的男人看到自己的裸體,更何況這個男人是自己的學生。同時間楊野一陣暈眩,喃喃自語∶“世上一定有一個偉大的造物者,否則怎能創造出如此美麗,毫無瑕疵的胴體。”

  此時傅菊鍈雙腿一軟,幾乎快跌倒,楊野趁勢將她抱起,走向床鋪輕輕將她放在床上,撫摸著她身體的每一寸肌膚……最後停留在她白晢的椒乳上,輕輕撥弄著粉紅的小乳頭。

  傅菊鍈此時心情極度紊亂,對自己丈夫的不忠,出賣肉體的悔恨,被自己學生玩弄的羞愧,再加上楊野高人一等的挑逗技巧,讓她內心深處的肉欲漸生,不由得發出悶哼聲來∶“唔……唔……。”

  楊野見時機成熟,慢慢的將傅菊鍈雙腳張開,想要一窺美女最私密的地方……不料傅菊鍈突然雙腳一合,驚叫∶“啊……不行,不能看那裡……。”

  楊野暗自冷笑,突然將傅菊鍈身體翻轉過去,美麗的背部曲線,完美的呈現出來,楊野立刻坐在傅菊鍈的臀部上,迅速抓住傅菊鍈的纖纖玉手,取出預先藏好的手銬,將她銬上。

  傅菊鍈大吃一驚,驚恐的大叫∶“啊……楊野你……要做什麼?快放開我!”

  楊野一語不發,接著取出繩索,將她雙手像麻花一樣勞勞綁住,又取出另一條繩索將傅菊鍈豐滿的椒乳上下綁好,再將她的雙腳腳踝銬在床頭鐵欄杆上,身體好像對折一般,整個小穴與肛門完全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“啊……放了我,楊野,不要這樣,不……不要綁我。”傅菊鍈哭喊著。

  楊野起來脫光衣服與褲子,脫到剩一條內褲時,上床側躺在傅菊鍈的身邊,將左手伸進脖子下方,由肩膀向下握住傅菊鍈左邊的椒乳,右手直接握住傅菊鍈右邊的椒乳,伸出舌頭不斷親吻、舔舐著傅菊鍈的粉頸。

  “我不要這樣,啊……求求你,楊野放了我,啊……那裡不能摸,啊……不要、不要啊!求求你。”傅菊鍈苦苦哀求著。

  楊野毫不理會,原來握住椒乳的右手,深入雙腿的股間,手指開始在嬌嫩的唇縫裡挖弄著。

  這時,傅菊鍈依然叫著∶“不……不要 ; 啊……快放開我。”傅菊鍈不顧一切的喊叫,用盡力氣扭動、掙扎著。

  此時傅菊鍈感覺到楊野的嘴唇碰到她的額頭,並慢慢的向下滑動,開始舔著她那緊閉的雙眼,身體不由得打起寒顫∶“啊……不要,啊……好癢。”傅菊鍈從未被自己的丈夫舔過眼睛,所以不知道“癢”這種感覺包含有刺激官能的作用,這種微妙感覺隨著楊野的舌頭從眼睛到了耳朵,並且在耳垂上更強烈親吻、吸吮著。

  這時,傅菊鍈心想∶“啊!好奇怪的感覺,怎……怎麼會這樣。”全身無法動彈的她,只能不停的蠕動著嬌軀,聊作排遣,在楊野特有的耐性一路舔舐下來,就是不想有欲念,也由不得自己了,所以不自覺得深深歎了一口氣∶“啊……。”嫩穴中也漸漸泛濕了。

  楊野察覺出傅菊鍈的反應,順勢將舌頭伸入她那櫻唇裡,不停的舔齒根及口腔,傅菊鍈忍不住發出聲音∶“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。”

  傅菊鍈對自己感到驚惶,本能地用自己的舌頭想把楊野的舌頭頂出去,沒想到卻被楊野吸進自己的口腔內,無法逃離。口水不斷的從嘴角流了出來,傅菊鍈無力抵抗楊野舌頭的力量,結果口中的每一個部位都被楊野的舌頭舔來舔去,不得不吞下不少楊野的口水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www.jnhss.com